當期待變成失望,創作者又該如何自處?

網紅鍾明軒近日上傳一支影片「本該是我配音的」,內容表示在今年受到「鬼滅之刃」代理商木棉花的行銷窗口詢問,是否有合作中文配音的機會,在敲定訓練與錄製的時間以及相關預算後,合作計畫臨時喊卡,原因是上層階級擔憂其政治立場,臨時決定撤換人選,而鍾明軒對此表示憤恨不平,甚至詛咒人家公司倒閉,將所有的一切拍成影片來曝光,自己也在最後示範了一段電影中他所試配的片段,引起正反方廣大的討論。

對此事件我會分為幾個部份來做討論。

一、圈內合作流程
二、品牌方的行銷考量
三、創作者的影響力
四、配音的專業技術
五、心理層面

首先是圈內的合作流程,當業主有相關案件需求確定後,會交由行銷部門或是相關外包業務團隊來遞交人選,在這個時間點會大量的詢問人選,包含時間內是否可以配合、報價是否在預算內、過去的合作風評、當事人的合作意願等。

這個階段都在蒐集名單,業主詢問的對象也都是複數以上,根據最後都符合條件的名單中,透過團隊內部會議選出最終人選,敲定後也會簽約與支付訂金,才會開始執行相關流程。

正因如此,雙方尚未進到簽約階段,業主端多數也都是撒網式的詢問,這時創作者「通常」都還不會立即空出檔期以及討論細節,畢竟在尚未確定執行的情況下,如果貿然將時間空下,萬一案子出了意外沒有執行,這段時間的空白反而會蒙受損失。

「經紀人」扮演的角色就是溝通協調,讓彼此的合作能夠順利,並且一切能夠如期的推動。

這也是鍾明軒與行銷部窗口溝通時的認知錯誤。

鍾明軒的認知是,時間內容金額通通都已經敲定,我也表達我願意合作,即使尚未走到合約簽訂階段,但既然是業主主動洽詢,這應該也代表著只要我點頭,案子就會順利執行。

但行銷端的窗口,在遞交各式各樣的人選時,本來就不會立即做決定,而是根據經驗來尋找名單,篩選過後還得要經過主管與公司高層的審核通過後才會確定執行。

【所以在此時一切都還是不確定的階段,誰也不會給誰承諾。】

千萬記得,沒簽約與支付訂金之前,一切都不算數。

你當然可以將業主告上法院,用口頭承諾與書信往來也是契約的一環來去做爭取,但費時費力又讓自己推上媒體,這絕對不是最好的選擇。

有些虧,是我們不想也只能吞下去的。

受到疫情的影響,許多優秀的影視與動漫的作品,都面臨到延期或票房腰斬的慘況,鬼滅之刃的優異表現可說是全民級的運動,過去影視作品找具有話題性與流量的網紅合作,都是為了提升媒體曝光度 / 討論度 / 話題性,讓作品上映時有更多人願意前往支持。

但「鬼滅之刃」身為近幾年最暢銷的作品,周邊衍生價值非常驚人,自然在挑選合作對象上會更為謹慎,特別是日方對於合作人選都會再三考慮,寧可挑選一張安全牌,也不會願意冒險行事。

以它在日本的票房成績,完全沒必要冒著會傷害到自己的風險。

【品牌方與網紅的合作,都是互相拉抬聲勢,雙方都有得利。】

今天,無論品牌方最終沒有繼續合作的原因為何,我們都會抱持著不交惡,將來都還有合作的心態往來,這是相當常見的事情,即使業主用官方客套的理由搪塞,創作者在收到訊息後也自然會有個默契,不去戳破。

【即使這次沒有合作,那就期盼未來的一切。】

木棉花行銷部門的窗口,將鍾明軒被打槍的原因赤裸的表達出來,或許對窗口而言這是表達對網紅的信任,但同時間也在破壞公司的商譽,特別是對於我們這個世代的年輕人,不像上一代歷經白色恐怖時期的戒慎恐懼,所以對希望我們在政治上的噤聲會特別敏感,直覺認為這是一種壓迫,一種權威式的威逼,激烈抗議的行為也自然會跑出來。

這樣的事情我遇到很多,印象最深刻是我去年替「長榮空服罷工」發聲,我掉了一檔主持,三檔商業合作,損失金額超過六位數,這對於我還背負著龐大負債壓力,且創作才剛起步的階段來說,是相當嚴重的損失。

但是,既然我決定投身政治評論 / 議題分析,有些事情本來就是我該做好承擔的準備的,就像這次評論「配音事件」對我風險相當高。

後台顯示,鍾明軒是我的粉絲在藝術家類別,按讚的第二名,也就是說我的逆風發言,極有可能會讓我現有的支持者相當不滿。

但該說的實話還是得說,我們該做的是就事論事,而不是只憑對這個人的喜好,就決定事情的對錯。

我認為鍾明軒在享受暢談政治時的流量紅利,也代表著得要背負更多的框架束縛,有捨才有得,在過去做下這個決定時,就應該要明白自己會損失些甚麼。

影片中鍾明軒也談到,自己對於這部動漫作品並不熟,自己也沒有太特別的感受,這也是為何在影片中會連角色的名稱都弄錯,我個人並不怪他,但他的確輕忽了「配音的專業。」

配音並不是講講話就好,動漫配音困難的地方就在於需要透過聲音演戲,能夠清楚表達當下情緒與動作細節,即使是像禰豆子這樣幾乎全程沒講話的角色,在配音的細節仍然相當廣泛,光是不同的跑跳呈現,就有相當多的層次,有看過鬼滅劇場版的應該都能聽懂我所表達的。

台灣的配音環境相當困苦,時常一部動漫數十個角色,卻只依靠台灣幾位要角就將整體的配音環境給支撐起來,從學徒至少歷經三年的磨練,加上出師後的不斷學習與成長,一位合格的配音員沒有個五年的磨練是很難略有小成的。

更別說即使是配音員,不同領域的配音技術也是差異極大。

廣告 / 戲劇 / 動漫 / 廣播 各式各樣的細節,都得要依靠技術與經驗來累積。

鍾明軒會被挑選成為考慮名單之中,在於他的人格特質聲線相符,以及他所擁有的龐大網路聲量,被窗口認為會有所加分,但今天只依靠幾次的速成學習,就要他能夠承擔角色,特別還是反派角色中相當吃重的角色,這是相當困難的。

「鬼滅之刃劇場版」,內容完全銜接動畫劇情,一切按照漫畫的流程來走,而該角色的中文配音在之前就已經出現過,在沒有出大意外的情況下,通常配音都不會換人,以免觀眾聽不習慣。

這邊就得提一下,過去有兩部藝人與網紅的中文配音動畫電影令我印象深刻。

由蔡依林配音的動物方程式中的主角兔子,以及Howhow在無敵破壞王二所扮演的一個配角,這兩部作品的中文配音讓我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蔡依林在音樂圈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相信她在聲音的掌握度上已經比一般人高出許多,話雖如此,畢竟不同領域所累積的技術截然不同,我在看動物方程式時,仍然一直會有主角是蔡依林的錯覺,讓我觀影過程無法有效的投射情感。

簡單說就是會一直被這個配音搞到很出戲,特別當她又是主角時,會嚴重影響到我的觀影體驗。

但how哥在無敵破壞王中的配音表現,卻反而令我印象深刻且滿意,一來是他所擔任的並不是非常重要的要角,在透過How哥的配音後,反而能夠重新賦予這個角色新的靈魂,加上過去他自己的人設埋藏的幽默梗,會讓我感覺這個配音是有替角色加上分的。

而透過影片鍾明軒的配音,與原本動畫篇中台灣的配音老師「劉傑」相比,仍然有相當程度上的差異。

鍾明軒在人格特質與聲線上,對角色的契合還算不錯,但正如前面所說的,動畫的配音需要傳達情感與更多淺台詞,不是唸過就好,相較之下擁有深厚配音功力的「劉傑」,在完成度上完全輾壓過鍾明軒。

最後,我相信能擁有期盼的合作機會是很令人開心的,但從期待轉向失落,負面的情緒也會特別的重,鍾明軒因此口不擇言,才會有較為失控的言語出現,我自己過去也曾發生過被激怒導致傷害到很多人的經驗,或許等他過陣子冷靜過後,也會對此感到相當懊悔,如果他最終真的理解了大家的想法,並且願意出面道歉與負責。

我個人是很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的,畢竟誰沒有犯過錯。

現在的生態與過往也有很大的不同,從我念書時期網紅還不盛行,那時的藝人與歌手都是經過一連串的訓練與教育,對於職場的倫理與道德是相當看重的,即使心有不滿最多也只是與朋友私下抱怨就算了,不會將其拿到檯面上來公開,甚至拍成影片來責怪廠商。

【沒人想要得罪金主與廠商的。】

網路世代任何的一切都會有所記錄,也會影響到眾人對你的評價,你可以為了人設的完整性將某些特質放大,但千萬記得這個圈子很小,大家也都同樣很謹慎地珍惜羽毛,有時候有些虧自己默默藏在心裡消化,也是一種學問。

今天發文臭罵廠商一頓很爽,但未來當人家又再一次的把你列入名單之中時,會不會也擔心自己成為下一間被責怪的對象。

這不是反而斷送自己的網紅生涯?

我不是要你怕事,更不是希望你養成慣老闆,但「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如果每次受委屈就要把仇家都砍一頓,那你將來永遠找不到機會的,特別是這次對方行銷部門的窗口對你掏心掏肺,結果換來的卻要承擔公司內的一切風波,更可能因此被究責,我相信他心裡一定也很不好受,說不定還因此轉成黑粉,那你不是得不償失。

文章很長,風向很逆,但我還是必須跳出來說些心裡話。

當期待變成失望,創作者又該如何自處? - 配音 - 鬼才阿水Awater

IG : Awater0911
YT : https://awater0911.pros.si/v9nmb
專屬社團 – 鬼才阿水Awater的東吳水軍社團
「浪Live」4791472 / 鬼才阿水Awater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