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

「我們與惡的距離」是台灣公共電視台與HBO去年推出的社會寫實劇,在去年掀起了相當大的討論,其中犯下隨機殺人案的李曉明,在犯案過後也牽連到家人,不只父母親在鄉下開設的麵店受到攻擊進而關閉,妹妹李曉文也被迫改名為李大芝,試圖透過隱姓埋名來重新生活。

而長榮大學女留學生遭到兇嫌殺害後,網友們立即展開人肉搜索,他雙親所開設的機車行也一樣選擇暫停營業,而老家不只受到攻擊與破壞,新聞媒體也不斷去追問街訪鄰居的看法。

一時之間,寧靜的小鎮瞬間成了媒體的鎂光燈焦點。

發生震驚全台的悲劇,相信每個人都是深感遺憾,一個社會安全網的破洞,過程之中一定有更多可以修正與改進的地方,如果能夠這些改變能夠讓憾事不再發生,才是現在唯一能令人欣慰的事情。

兇嫌選擇犯案,可以藉由司法與醫療機關做後續處置,許多人認為兇嫌的家人理應也共同負擔責任,卻疏忽在這件事情上,他們也同屬受害者。

成長的過程中,父母是最重要的第一線,但求學過程、出了社會後的一切,都是塑造人格發展過程中重要的一環,特別這些事情在沒有接獲警方通知前,受到媒體的關注前,相信他們的家人壓根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回事。

當流著淚的我們,選擇用私刑正義來教訓兇嫌的家屬時,我們只是讓社會有更多的撕裂。

當這些兇嫌的父母承擔著巨大的壓力,只能不斷的自責,不斷的為孩子所犯下的過錯致歉時,私刑正義的一切又加諸身上。

這難道是這個社會所樂見的嗎?

在戲劇中的最後一幕,當加害人的家屬與被害人的家屬共同進行一場修補式的對談,將心中累積的陰鬱緩緩吐出,那是沉重且哀傷的,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置身事外,他們通通是事件的被傷害者。

我同意犯錯就該承受應有的懲罰,甚至在不會產生冤獄的情況下我是支持死刑的,或許逝去的生命不會回來,但至少那是一種警示與慰藉,但我不同意禍及家人,不能因其身分是兇嫌家屬,就能對其肆無忌憚的傷害,那並不是正確的。

或許,這只是我們自以為是的-我們與惡的距離。

圖片:我們與惡的距離 – 李大芝 (扮演者 : 陳妤)

我們與惡的距離 - 兇殺 - 鬼才阿水Awater

IG : Awater0911
YT : https://awater0911.pros.si/v9nmb
專屬社團 – 鬼才阿水Awater的東吳水軍社團
「浪Live」4791472 / 鬼才阿水Awater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