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的舉證困難

台北公共運輸中,以捷運和公車為最大宗,光是台北捷運每日搭乘人次就高達220萬,在人來人往的運輸交通過程中,卻也成為了有心人士的犯案地點,根據捷運警察隊的大數據分析,性騷擾與妨礙秘密與性騷擾的案件中,捷運系統發生次數為第一名。

性騷擾的舉證困難 - 鬼才阿水Awater

發生前三名為「忠孝復興站、台北車站、忠孝新生站」

這三站的特點均為運輸量高的轉運站,在車廂、手扶梯的性騷擾案件最多,妨害秘密則是以電扶梯與捷運站出口最多,而上下班時間人潮最密集,也容易成為下手的時間。

目前台北捷運公司為此也做出相關防範,包含規劃重點站體守望及車廂巡邏勤務,加強累犯建檔辨識,建立站務人員緊急影像調閱窗口等,在案件發生時能夠確保證據並且順利破案。

即使如此,仍有許多受害者選擇默默隱忍,除了心理層面的壓力外,舉證困難一直是一道難以跨越的門檻。

性騷擾的舉證困難 - 鬼才阿水Awater
A black and white shot of a lonely female standing in front of the windows looking at the buildings

很多時候事件發生只在一瞬間,特別是人潮擁擠的時刻,你也無法很確定到底是人太多一時不小心的觸碰,還是有心人士的刻意為之,而為了這件事情又得耗時耗力的去調閱相關的監視設備,也擔心自己是大驚小怪,最終許多人便選擇放棄。

以我自己為例,我遇到的性騷擾當下根本無從反應。

一直是到第二次再度有不當的肢體碰觸後,我才確定對方是有意為之,而我當下正趕忙前往下午的會議流程,根本無暇停留去處理任何事情,如果回來太過疲累,極有可能我也讓這件事情就這樣過了。

性騷擾的舉證困難 - 鬼才阿水Awater
Handsome business man working at the desk

後來在我連續工作超過十二個小時之後,我仍然決定去警察局提告訴與申訴,當時的地點在密閉的電梯內,都有完整的紀錄與監控畫面,加上如果連我都選擇放棄報警,那將來的受害者只會越來越多,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於是我選擇花兩個小時去做筆錄,到家時都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

我很感謝當時的承辦員警相當認真負責,並未因我是男性就不當一回事,過程中更是有著各式各樣的保護措施與安慰,讓我深感欣慰,這也是為何當我選擇將事件揭露出來後,我收到許多朋友的私訊,除了許多的鼓勵外,更多的是與我分享他們所歷經的一切。

讓我意外的是,男性的比例竟比我想像中的高出許多。

性騷擾的舉證困難 - 鬼才阿水Awater
Woman and man says no with gesture deny expression angry grumpy ban

我想說的是,受害者與加害者都不分性別、性向、年齡、宗教、外在條件等,任何人都有可能遇到這種問題,我不敢說呼籲大家都要勇敢的站出來,因為即使是我,在當時也有許多考慮與猶疑,但現在的法規與社會氛圍,被騷擾不該是件羞恥的事情,甚至不該成為被攻擊撻伐的原因,況且警察單位也為了相關案件都做出相當多的付出與努力,我認為相較於過去,現在已經友善非常多。

說當時為何不大叫,當時為何不毆打對方,為何不提出證據,這都是不負責任的說法,畢竟如果你曾經經歷過這一切,就會知道這根本違背人的當下反應。

只願不要再有更多的受害者了。

特別也有感謝辛苦的警察同仁,目前加害者已經找到,就等他到案說明,後續的告訴與申訴階段,有結果後也會與大家報告。

性騷擾的舉證困難 - 鬼才阿水Awater

 

IG : Awater0911
YT : https://awater0911.pros.si/v9nmb
專屬社團 – 鬼才阿水Awater的東吳水軍社團
「浪Live」4791472 / 鬼才阿水Awater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