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曾參殺人」的網路世代

網路世代的來臨,加速了訊息的傳遞,結合傳統媒體的惡意,一則莫名其妙的謠言,一天之內便足以讓你成為殺人兇手,典故出自戰國策的「曾參殺人」,經過了數千年後仍然受用。

加速「曾參殺人」的網路世代 - 鬼才阿水Awater

曾參殺人

本指謠傳,久聽而信,後比喻流言可畏或稱誣枉的災禍。

春秋時魯國有一個學者,名叫曾參,他是孔子的得意門生。學養很深,品性端正,是個有名的孝子。他住在魯國費(音ㄅㄧˋ)邑時候,有一個和他同名的人殺了人,有人就跑去跟曾參的母親說:「曾參殺人了!」曾參的母親說:「我兒子不會殺人!」就照常織她的布,沒有理會。過了不久又有人又來說:「曾參殺人了!」曾子的母親還是泰然自若地繼續織布。過了一會,又有人跑來說:「曾參殺人了!」曾子的母親就害怕起來,丟下織布的梭子,跳過圍牆逃走了。像曾參那麼賢良的人,只要多幾個人來說他殺了人,那麼連對他最有信心的母親也會相信,可見流言的可畏。後來「曾參殺人」就被用來比喻流言可畏或稱誣枉的災禍。

資料來源 – 國家教育研究院

在這個世代,每個說話有一定份量的人,你的一言一行都有其代表性,而觀眾則是決定了這一切的核心,當有人為了流量,為了對個人的厭惡,而決定落井下石趁機踹一腳,等到事情完整的落幕後,發現不如原本的預想,則怪說這是媒體的報導有誤,自己也是誤信媒體。

這當然可以是最好的推託之詞。

但是否有直視自己的錯誤,願意面對錯誤且改變則是最重要的關鍵,這麼多年來我自然也有犯過錯,也有失言過,但一旦意識到自己做錯了,出來道歉是告訴自己,犯錯了應該要站出來接受指教,更應該直面所犯下的後續。

而不是將過錯永遠推給別人,一切就像沒有事情一樣。

加速「曾參殺人」的網路世代 - 鬼才阿水Awater
Scared upset woman making stop gesture with both hands. Beautiful young woman in casual sweater posing isolated over white background. No sign concept

另外我不評論個人私事,這件事情從我兩年前開始寫文撰寫各式議題時我就很清楚自己的定調,我選擇將自己的一切攤在大眾面前,願意解析各式議題包含政治,我自然就做好受到惡意攻擊的準備,但很多事情只要花個一分鐘查證,要驗證這些錯誤並不難。

有人拿了一張截圖,說我在一年半前就有評論羅志祥的事情,怎麼會沒有評論私事呢?其實要查證很簡單,你只要在臉書打入「鬼才阿水 / 羅志祥」

跳出的兩篇文章,花個兩分鐘閱讀,不就清楚我在寫甚麼了嗎?

https://pse.is/3k5zf8
https://pse.is/3ksrnq

如果我真的這麼喜愛藉著評論私事來賺取流量,那怎麼會兩年來絲毫找不到相關的資料與證據呢?

網路世代訊息傳遞很迅速,但相對的莫名其妙甚至惡意的訊息也不曾少過,如果一般的閱聽大眾連花個一分鐘查證的事情都不願做到,那難怪會有人以邪惡為食,畢竟講話不用負責任,隨意的評論就能獲取足夠的養分了。

我寧可每天的文章都在隔日的早上九點發文,就是希望事件發生的當下,能夠讓子彈飛一會兒,不要急著去做出評論,這種一時的流量並不是我要的,我想這大概就是為什麼這兩年多都是我告人,我唯一被告的就是民眾黨網軍被我掀出來,當事人惱羞成怒一次告我五項罪名,但到目前為止一年了我去做過一次筆錄後,到現在檢察官連起訴都沒有。

順便講一下好消息,之前一名辱罵我的新竹攝影師,在檢察庭上承認自己的錯誤,結果說要跟我和解的條件是握手言和,現場還大聲嚷嚷說自己絕對不會有事情,結果我收到他的起訴通知書了。

既然不願和解那就是提出刑事以外,也會連帶追討民事賠償。

額外說一下,如果一個人無法對自己言論負責,不願在犯錯時道歉,不願將自己身分公諸於世,那他的評論我都是聽聽就算了,從小我家的教育就是告訴我

「一句良言三冬暖,一語惡言六月寒,管好我的嘴。」

共勉之。

加速「曾參殺人」的網路世代 - 鬼才阿水Awater

 

IG : Awater0911
YT : https://awater0911.pros.si/v9nmb
專屬社團 – 鬼才阿水Awater的東吳水軍社團
「浪Live」4791472 / 鬼才阿水Awater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