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犯罪者用著完美形象包裝自我,受害者反而遭受質疑。

翁立友,今天這場故事中的另外一位主角。既然會在開頭就直接點名,也意味著我們決定直面這件事情,一樣做好完整的背景介紹,事件發生的經過,以及最終家純的心境轉變與震撼,還請大家耐心閱讀這一切。

首先,家純是這場活動的唯一主持,最早她向公關公司詢問是否有搭配主持時,公關公司表示因預算考量,請她獨挑大樑,但因歌手翁立友是老闆的朋友,所以當中會需要介紹他上台唱歌,之後就沒她的事情了。

彩排過程中家純也特別詢問是否有需要與翁串場,因為一開始他是坐在主桌的,得到消息接下來他會上台直接演唱六首歌曲,約莫半個小時左右,這段時間她也可以在外頭待在一個用屏風遮住的臨時空間,稍作休息。

等到正式上台時,一如彩排中的流程,決定邀請翁立友上台,但當她已經走到外頭準備休息時,突然被翁立友用麥克風Cue,請她回到舞台上,當時家純一臉疑惑,但還是礙於對工作的尊重回到了舞台上。

翁:「哇我們兩個顏色這麼搭啊 (家純穿著紅色旗袍,翁穿著紅色西裝)你就美美的站在我旁邊就好」
△家純就尷尬地站在舞台上
翁: 「今天第一首歌是堅持,我要特別感謝老闆在疫情期間願意堅持舉辦尾牙。」
翁: 「那你會唱我的歌嗎? 」
純: 「不好意思翁大哥不會耶」
翁: 「那沒關係,你會唱甚麼歌我們來唱啊」
純: 「…我之前是有唱過廣島之戀啦,可是…音控那邊好像沒有卡拉帶耶 」
翁: 「那沒關係,我們用清唱的就好」
△家純心想你都逼我到這個程度了,如果能夠趕快下台就趕快應付了事
△台下工作人員立即用手機查了歌詞遞了上來
△兩人看著歌詞唱了副歌
翁開始唱:「不夠時間好好來想你。」
純: 「翁大哥,那句歌詞是不夠時間好好來恨你,不是想你。」
翁: 「我就是要唱想你」

原本以為這只是尾牙的現場要講求喜氣,卻沒發現這是他騷擾的開端。

之後更是用家純穿著紅色的旗袍,與他身上的紅色西裝很搭為由,希望家純能夠靠他近一點,結果卻在一個不注意時,家純明確的感受到自己的腿部到臀部有受到了觸碰,那時的台上是沒有人的,而且兩人靠得很近,當時翁的助理在台下,時不時有錄片段,但當時家純的身體也擋住了這一切,主桌的角度也看不出來。

最後還有一串很莫名的對話。
翁: 「妳真的是位太棒的主持了,我也想要開一間公司」
純: 「為什麼要開一間公司」
翁: 「不管,我就是要為了妳開一間公司」

遇到這樣的事情,外表鎮定的家純其實內心早已如驚弓之鳥,卻沒想到的是後面還有更多糟糕的事情,也就是公司老闆的一連串言語與行為上的騷擾。

本以為尾牙熬到最後,事情就能趕快糟糕的結束,沒想到快結束時翁立友要離開前還特地跑來舞台前方,硬要找當時正在舞台上主持的家純要聯繫方式,嘴巴上講說是將來有工作要找她,但當家純回應說可以找經紀人時,翁馬上又說沒看到經紀人,直到家純再回說,那可以請你助理問公關公司。

家純回到家時重新回想這一切,從一剛開始的言語、之後的肢體碰觸,到更進一步的邀約,反而會去懷疑自己,合唱的歌詞被改成想你那段沒有拒絕,造就了這一切順理成章的進展,是不是其實就是一種測試,測試家純夠不夠上道,願意主動將自己的私人聯絡給這一位「前輩」,她始終在想「為了她開公司」這件事情,是暗示甚麼?還是希望每年都能如同今年把同樣的事情再度上演?

一直以來,家純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得來不易,她也明白演藝圈許多前輩的示好是一種暗示,但她並不喜歡也不願意踏入這個大染缸,寧可選擇孤單一人,將自己的事情給完成即可。

今天翁立友的事件,其實就像發生在你我周遭那些不被信任的事件一樣,一個平常形象包裝很完美的長輩,被一個新來的菜鳥指控有性騷擾的事件後,人資卻用一種他形象這麼好怎麼可能,甚至懷疑這個菜鳥是不是別有所圖,想要藉此上位或是賺取金錢。

還記得事件發生當時,家純不斷的被質疑這是假事件時,她將現場的手卡PO出來時,許多人看到歌曲的內容就在猜測是翁立友本人,唱片公司的人聯絡家純的經紀人康姊時,很兇地說:「康姊你現在是想怎樣,之前沒有指名道姓就算了,我們這邊看影片就是沒有,要不要我們把影片發上來。」但當時康姊只很心平氣和的表示,一個藝人沒有必要賭上所有的名譽來去誣賴你們家的歌手,更重要的是,況且你們也沒有全程錄影,況且你們也無法保證將影片公布後,不會再有下一個受害者出來講話。

所以最後我們看到的是一個避重就輕的聲明稿,當中甚至連歌手的名字都不敢寫出,我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

台灣長年以來的父權結構,已經讓社會在集體意識中,習慣讓男性認為女性是可以支配的附屬品,可以任其掌控,有許多傳統女性習慣於服從與崇拜男性威權,甚至會告訴你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很理所當然,你不該大驚小怪,更不應該將事情給聲張,否則影響的是妳的前途,是妳的未來。

家純很幸福,能夠有著大家做她的後盾,這也是為什麼她最後選擇將一切給公佈出來,因為她明白她還有選擇,如果最後整個演藝圈整個娛樂產業為了姑息這種事件的發生,為了包庇翁立友而封殺她,大不了她就回去想別的方法來維生,飯少吃一口餓不死,現在一味隱忍的年代該過去了,也希望透過這一次事件的發酵,能夠讓曾在職場上騷擾別人的,有所警惕。

我很沉重,我承受著家純所有的壓力透過文字來與大家對話,我明白當我介入其中的那一刻,我也成為了矛頭鎖定的對象,但我知道我不能為此而退縮,當受害者鼓足勇氣願意回憶那令人厭惡的一切,甚至願意化為文字說明時,我們都該成為她們後援,告訴她們這一切並不是她的錯。

謝謝你們願意陪著我們,黑暗過去黎明總會到來。

當犯罪者用著完美形象包裝自我,受害者反而遭受質疑。 - 性騷擾 - 鬼才阿水Awater

IG : Awater0911
YT : https://awater0911.pros.si/v9nmb
專屬社團 – 鬼才阿水Awater的東吳水軍社團
「浪Live」4791472 / 鬼才阿水Awater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